維也納百水公寓 Hundertwasserhaus

hundertwasser-house-austria

百水公寓 Hundertwasserhaus

百水公寓建於1985年,由百水先生(Friedensreich Hundertwasser,1928-1991)(奧​​地利藝術家、建築設計師)設計建造。

他親自參與了該建築的設計活動與建造,同友人共同策劃、出資、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建造了百水公寓,他不僅親自為百水公寓畫設計圖,還在現場指導施工。

Wien, Hundertwasser Haus, colors近照真的很像貨櫃屋哈哈

百水公寓像一幅兒童隨意塗抹的水彩畫。
外牆面上,紅、藍、黃、紫、桔紅,大塊大塊鮮豔的顏色拼在一起,讓人目不暇接,地
板也是用彩色的方磚鋪成的;空白的部分則像是忘了塗色,每個色塊之間,都有深色的線條相隔,但似乎是孩子還難以把握手中的畫筆,所有的線條都搞得彎彎曲曲,沒有一條是直的,色塊裡的窗戶高低不齊,大小不一,形狀各異,完全是任意插進去的一般。
或許覺得缺少了一點綠意,所以百水在設計中充分考慮了一個小型公共社區的需要,努力體現回歸自然的設計理念,在所有的平台、曬台上都種上了樹和灌木,整個樓裡現在有大約250棵樹,僅種樹用的土就用去900噸。
從房頂、曬台邊、窗戶裡冒出一棵棵的樹來,這就是百水屋最大的特色!
艷麗的色彩,拒絕直線和回歸自然。

在整個建築中看不到一個直角

歐洲傳統建築設計中“直角”的概念被百水先生在設計中完全放棄。
百水先生痛恨直角,稱其為缺乏活力和沒有親切感。在一篇談建築的文章中,百水先生這樣寫道
現代化高樓的筆直線條讓他望而生厭,因為這些線條沒有生命力,缺乏自然美感,因為自然界中從來就沒有過直角出現。因此,他至少在道義上會反對使用直角。
百水先生任憑自己的藝術想像縱橫馳騁,以“對不規則的容忍”為原則設計了這座建築。
Hundertwasserhaus Wien....
早在繪製建築草圖和設計稿的時候,被稱為特立獨行和另類的設計師百水先生就已經把建築完成後應具備的所有元素融入進去了,其中包括色彩營造的活潑氣氛,圓形,螺旋和曲線等建築語言組合所蘊含的想像力和張力。和建築師本人一樣,百水的建築符號中也洋溢著一種激情,說服力和享受生命的樂趣。
百水公寓實現了他本人在1958年在《反對建築理性主義》就提出的理想:
“建築設計師、泥水匠與居住者應該是三位一體的”。
在1958年那篇精彩的宣言裡,百水說:
人們不應應該住在像雞籠般的冰冷的製式建築物中。

人際關係疏離

設計者、建造者及居住者這三種身份的區分與分離,使三者都與建築物失去有機的聯繫:大多數的設計者只考慮頭腦裡的創意與所謂的建築規則、泥水匠只被允許照圖上的指令施工、居住者則只能在各種已完成的建築物中生活、並無法自由選擇與改變。
”百水先生還說過:“直線是沒有靈性的。直線不是一種有創造性與想像力的線條,它只是一條可以無限複製與模仿的線,一條沒有個性的線。
今天,我們都住在一個直線的叢林中。在這個被直線統治的世界,一切乍看整齊,其實一團混亂。”百水在公寓落成時興奮地說:“這是一個旅程,一個畫家把夢想傾注到住宅的旅程。在這兒人們享有充分的「窗戶權」與生活的自由感。這裡沒有直線、規律和呆板的對稱或人造的協調。這裡只有不平坦的地板、屋頂上和牆邊冒出的樹幹、以及非人工栽培的植被。”
wien_hundertwasser-mva
這排怪怪的公寓被維也納人暱稱為「保齡球木瓶房子」,它以不規則的線條區分,卻又奇異地整齊排列,而每一層樓都漆上不同的顏色,還有不規則大小的窗戶,最怪的是,公寓頂樓還有一個阿拉伯式的圓頂,裡面的建築也是起伏不平。
不過,你沒有機會一探究竟,因為裡面都有人居住,現在居住於此的多是藝術家,但公寓的對面有一個仿的公寓內部建築,全部是紀念品店與餐廳,你可以體驗一下彎彎曲曲、起伏不定的地面,另外你一定要去地下室參觀廁所,那是另一個怪怪的傑作。
A-Wien-Kalke-H-1
廁所售票處
OLYMPUS DIGITAL CAMERA

CHAT WITH ME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